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加拿大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4:10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丽娟向周大姐要来了代理律师的电话,把周大爷一家的情况告知给律师。律师听完表示,会帮忙劝说周大爷撤诉,并且下次不会再接办这个案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大爷一家的事情,养老院其他老人和工作人员都看在眼里。他们时不时会向周大姐“通风报信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大爷听了女儿的话,上网一搜,发现保姆骗钱的案例还不少。他就开始找自己借给梅姐钱时打下的借条,但是借条都“不翼而飞”了,顿时他有些后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一听要去派出所,还要做笔录,态度立即发生了转变,支支吾吾说自己没有带身份证,又表示自己会辞职,很快拿上随身物品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大爷就筹谋着要把市区市值近500万元房子卖了换新房。房子是他与妻子的共同财产,老伴去世多年,房子属于老伴的份额三个子女都有继承权。梅姐执意让周大爷卖掉这套房子,为她重新置办婚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下,周大姐又坐不住了,赶紧跑到了武林街道调委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听完周大姐的一番描述后,心里咯噔一下。“周大爷和保姆之间的感情问题,我们是不方便介入的,谈恋爱也好结婚也罢,这是老年人的正当权利。但从事调解工作这些年,我看到过也遇到过不少类似的案子,确实有保姆相中了一些独居老人后,打着感情牌,谋求财产甚至房产。受害老人觉醒过来后,为时已晚。作为司法所长也是人民调解员,我都有义务去提醒老人和他的子女,做好法律风险的防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一个多月过去了,保姆梅姐再也没和周大爷联系。这段时间,周大爷冷静下来想了想,越想越不对劲:“陆陆续续借出去11万,借条都不见了;还有平时零零碎碎给的一些钱,也算不清了;还签了不少字,七七八八承诺了一些东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大爷年纪虽大,心态可是很年轻,去年12月,他通过微信认识了55岁的保姆梅姐。之后,梅姐就来到养老院贴身照顾周大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梅姐如此咄咄逼人,加上老父亲几乎对她言听计从,子女们总担心这场黄昏恋背后有什么猫腻。于是,周大姐来到了杭州武林街道求助。